闲趣清玩

分享到:
    嵇康《琴赋》中有言:“假物以托心”。对于古人而言,器物皆可托心言志。幽人高志,器物相喻。谓之:以器载道,道在器中。
    清玩,文房诸物总称 ,亦作清供 ,一玩一供便见态度,玩的是物,供的是心。玩物,而不其志,清玩者,其心必清,其趣必闲,兴之所至,适可而止,若即若离间,以清雅之物,养清雅之德性,清玩之物体小形微,却因其传承于文人案头,而    内涵丰富、趣味横生,闲置几上,便为书房徒增清雅氛围,纵不把玩,闲赏也有意趣,枯索生活也因之而明亮通透起来。 
    器存韵,人出神!正应“是无情之物变为有情”,古人造像,引人遐想,带人追忆,仿佛可见高士于历史中赏玩诸器之景,器物的神形亦反映着人的性情,从器物中可洞见主人的审美取向、素养性情。因此,器物由观玩清赏至素怀观照,是一个境界。
    一块石,一段竹,一团泥,一根木,从现实眼光出发,其价值并无多少,但文人总能让其绽放艺术之光辉。便可作为一件文房佳器,终日与心为伴。在这样一种审美情趣下,长物为邻,若无审美,世界都与你无关。   
    知音不在千杯酒,一盏空茶也醉人。直抵人心的艺术品,何须以繁冗的外表为夸饰,简单洗炼,天然冲夷,才更显出动人神韵观异木怪石,抱朴生姿,脱然有势;品光素雅器,行道至简,妙造空灵;赏竹木雕刻,运腕成风,立就神韵……古代文       人与工匠的会心巧作,凝诗成物,创造出了一片美丽新世界。清心涤烦,格物致知。
    周作人曾说过:“我们于日用必需的东西以外,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,生活才觉得有意思。我们看夕阳,看秋河,看花,听雨,闻香,喝不求解渴的酒,吃不求饱的点心,都是生活上必要的——虽然是无用的装点,而且是愈精炼愈好。”人生的生活智慧,大抵也是如此了。   
    清玩是浴心之物,如山间明月,三月清风,可有可无,但寻常一样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,浴心之物,如读书一样,可涤心洗尘、高洁志趣,时日长久,便可见灵魂的香气。
    山之光,水之声,月之色,花之香,文人之韵致,美人之姿态,皆无可名状,无可执着。
    不以奢为尚,只因趣移情,闲淡则自在往来。垂柳小桥,纸窗竹屋,焚香燕坐,手握一书。传至今日,清玩之物已渐渐偏离其本,今人痴迷于此,或为获利,或为攀附风雅,刻意为之,少了清玩闲趣,面目可憎起来,不贪恋,不沉溺,以物养性,不为物役,是清玩之性。不据物为己有,使其文化价值为世人共享,是清玩之德。 如龙沙集团董事长大卫提出的“认识祖国传统文化,使之与当代社会相适应、与现代文明、企业发展相协调,并竭力助推中国传统文化的世界传播”。愿你也在龙沙会,可与古今对话,共赏此番清玩雅趣。